成都福尔摩思:死者打电话之谜

明智小五郎是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著名侦探。 这一天,有收藏绘画作品爱好的明智小五郎到东京的一所寓所去拜访一名女画家。走到女画家寓所前,他见屋内亮着灯,就敲了敲门。他敲了几次门,屋内却没有任何反应。他立即找来公寓的管理人员,请他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进门一看,只见女画家在洗澡时死在浴室里。她似乎是在浴缸里淹死的,但究竟是因为水太热,发生了突然的昏迷而跌倒在浴缸里淹死的呢?还是被人强行闷死在浴缸里的?根据现场的迹象分析,明智小五郎断定这是一起谋杀案。根据尸体和综合情况推断,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前一天夜里8点到12点左右。
凶手并没有在屋里留下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遗留物,门窗又是紧关着的,并且,门窗也都没有被撬开的痕迹。这迹像表明:凶手一定是死者极为亲密的人,因为凶手是得到死者允许进入寓所的;死者能在来访者留在寓所的情况下直入浴室洗澡,这也证明了来访者的特殊身份。
明智小五郎根据以上推断,立即向周围的邻居展开了调查。邻居告诉他,前一天夜里9点左右,有人看见,已同女画家分居两地的丈夫梅先生曾从她的房间走出来。明智小五郎在横滨市的一家旅馆里找到了梅先生,与梅先生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女郎。”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你的夫人被杀了,这是昨晚发生的事情。有人告知,9点钟左右你从她的房间走出来。希望你作出合理的解释。””是的,我去过那儿。可我昨晚回到这儿是10点半,11点我给妻子打电话,她那儿是”忙音’,也就是说她正在与别人通话,这证明她还活着。”明智小五郎去问旅馆的总机接线员,接线员证实说:”昨天晚上8点,梅先生确实给他的夫人打过两次电话,但都因为占线,没有接通他夫人的电话。”这就是说,梅先生有”不在现潮的证明。但明智小五郎接着问跟梅先生在一起的那位年轻女郎:”梅先生打电话时,你在什么地方?”女郎答道:”我到旅馆对面的夜宵店里买了一些夜宵。”说完,她出示了一个纸包,那里有吃剩下的半个汉堡包。
明智小五郎随即跑到那家夜宵店,夜宵店的侍者告诉他:”昨晚11点左右,确实有位女郎从旅馆那儿过来买夜宵,但我好像记得,她买完夜宵后没有马上回旅馆,而是向街角那边走去,去干什么,我当然没有在意。””谢谢,这足够了!”明智小五郎只往墙角看了一眼,马上明白了,他识破了梅先生的诡计。

原来,他发现衔角有一只自动投市电话机,立即作出了如下的推理:昨晚9点以前,梅先生杀害了妻子。为了使人难以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他把死者的尸体浸泡在水中。然后立即坐车赶到横滨,这时大约是10时半左右。11时,梅先生通过旅馆总机向家中打电话。关键之处是,在他往家中打电话的几分钟之前,年轻女郎已用街角的公用电话提前拨通了同一个电话号码。由于她始终没有挂断,所以梅先生的电话中就传来占线的”忙音”.因此,总机接线员就会产生一种对方正在通话的错觉,无意之中为梅先生作了”不在现潮的证明。
明智小五郎立即赶回旅馆,严密的推理使梅先生不得不供认了与女郎共同制造”不在现潮假象和杀害妻子的犯罪事实。

 

成都福尔摩思:www.fuermosi.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侦探公司,成都调查公司,律师咨询,律师取证,调查取证,成都福尔摩思咨询公司 » 成都福尔摩思:死者打电话之谜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