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思:谁害死了我的父亲

医学院最近获得了一具捐献的遗体,死者是位年过七旬的老者。这具遗体被分到林医生手里。

得到遗体不久,就有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来拜访林医生。他见到林医生突然就跪在地上,吓得林医生急忙扶他起身,并询问原因。

原来下跪的男子叫何杰,是死者的儿子。他说,父亲中风一年了,一直是由他老婆照顾的。接到父亲死讯他赶回家里,发现父亲面色青黑、眼内充血,不像是中风死的,他怀疑是老婆害死了父亲。

林医生很诧异,问何杰为何不直接报警验尸。何杰回答说毕竟只是怀疑,如果搞错了,以后夫妻俩不好相处。如果父亲真是中风猝死的,那么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如果是谋杀,再报警也不迟,何况是医学院解剖的尸体,也可以证明自己没动过手脚!

见林医生犹豫不定,何杰从包里拿出一沓钱塞到林医生手里,林医生推辞了几次,便收下了,叹了口气说:“我也做一件好事吧,走,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

林医生从冰冻室取出尸体,仔细看了看,说:“你父亲死前应该是中了毒,你先回去,我检查出结果后,马上告诉你。”

第二天中午,何杰就收到林医生的电话,得知父亲持续服用了一年的砒霜,只是每次服用的量不大,但父亲确实是被砒霜毒死的!

何杰立刻就报了警,警察调查发现何杰的妻子赵琳琳每天都会给老人喝奶粉,而那罐奶粉有毒!

伪造指纹

负责办理此案的是陆明警官,他把何杰夫妇带到了警察局,何杰一口认定妻子就是杀害父亲的真凶。但据赵琳琳交代:她以前在自家公司做财务总监,后来父亲中风,脾气古怪,把保姆都气走了,何杰要她回来全职照顾公公。自己是有怨言,但绝对没有毒害公公!

“那罐奶粉是从哪儿来的?”陆警官问。“是何杰从国外带回来的,嘱咐我每天都让公公喝的。”赵琳

琳低着头,神色忧伤地说。

“那奶粉到你手里之前被打开过吗?”陆警官又问。

“应该没有,包装是好的,是我打开的!”赵琳琳说,“奶粉都是我泡的,但是我没有下毒啊!”

陆警官接着问:“现在的情况看来你是惟一的嫌疑人,你告诉我们,谁还有机会在奶粉里下毒?”

“他也有家里钥匙啊,我去买菜,他回来下毒也有可能啊!”赵琳琳边擦眼泪,边抽噎着回答。

一直到了深夜,终于录完口供,何杰急忙问陆警官能不能定案了。陆警官说证据不足,还需要继续取证。何杰表示很不满意,但陆警官让他先回去,有进展联系他。

助手小张说:“陆队,我看这事肯定是赵琳琳干的。首先,她有作案动机,照顾一个中风的老头真的很烦;其次,她有作案机会,大半年的时间都是她和公公单独相处。这案差不多可以结啦!”

陆警官瞪了他一眼,说:“我多年的刑事经验告诉我,越是一眼能看透的表象往往就是假象。让技术部门的同志赶紧把奶粉罐上的指纹检测出来,我带人去找赵琳琳身边朋友了解一下她的情况,你带人24小时跟踪何杰。”

“跟踪他干吗?”小张不解地问。陆警官意味深长地反问:“好歹夫妻一场,何杰为什么这么着急想给赵琳琳定案呢?”

第二天,陆警官向赵琳琳的朋友同事了解到,赵琳琳是个性格很好的人,跟公公也特别融洽。小张也回来报告说,何杰一直住在本市的一个高档小区里,并和一个叫欧雅的女子同居。他们所住的房子产权属于欧雅,是3年前购入的。

“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同居了3年,自己居然会不知情。”陆警官感到很诧异。“也许是赵琳琳不好意思说破呢。”小张递给陆警官一份资料,说,“陆队,你果然英明,奶粉罐上除了赵琳琳的指纹以外,真的还有何杰的指纹!”

陆警官猛地站起身,说:“赶快去申请搜查令!”

晚上,何杰正在家里吃饭,陆警官带着一队警察敲开了门。

陆警官看着何杰哈哈大笑:“何先生,一个成功男人的标配就是家外有家,是吧!”“陆警官你不替我父亲申冤,晚上带人来我家干吗?”何杰一脸的不悦。

“我这不就是来给你父亲申冤的吗?你说会不会有一个富二代阴谋陷害他老婆杀了自己公公,然后就可以继承所有财产并可以毫不付出就离婚另娶新欢啊?”

何杰愣了一下,转身去房间拿出一份文件交给陆警官:“我跟赵琳琳是有婚前财产公证的,我根本不需要做那种没必要的事!”

陆警官看了一下资料,说:“就算不用分财产,但是何先生毕竟是有地位的人,想个办法合理离婚并把那个烦人的前任送去坐牢也是有可能的吧?当然,我们也只是秉着怀疑一切的态度办案,搜一搜就知道何先生是不是清白的了。”

“没有搜查令我有权拒绝你的要求。”何杰强势地说。“刚好我带了搜查令!”陆警官笑着说,转身吩咐同事,“仔细搜!”

搜了许久,小张过来报告:“没有发现可疑物品!”

何杰冷笑着说:“陆警官不是以为我还能存点砒霜在家里吧?”

“防止冤案嘛,我还想跟你确认,那个奶粉罐你碰过没有?”

“绝对没有,我是没拆包就交给赵琳琳了!”何杰肯定地说。

回来的路上,陆警官自言自语:“如果他真的没碰过奶粉罐,那上面的指纹是怎么来的呢?”“淘宝上随便都能买到指纹套,现在很多小白领都互相用它对付打卡机。他们毕竟是夫妻,弄到丈夫的指纹还不是小事。”小张接茬道。

陆警官突然一把抓住小张的手,吓得小张赶紧说:“陆……陆队,我可都是按时上班的,没用过那玩意!”“你赶紧打电话给技术部,让他们赶快破解赵琳琳的淘宝交易记录!”陆警官转过头对司机喊道,“给我开快点!”

刚回到警局,技术部就来报告了:赵琳琳确实购买过指纹套,但她删除了那条交易记录,那是一年前购买的。并且她有很多关于“少量服用砒霜多久会死”、“砒霜中毒的表现”之类的搜索记录!

就在这时,有一个自称张律师的人要见陆警官,他说死者生前在他那儿保留了一份遗嘱。陆警官跟张律师聊过后,他对小张说:“把何杰叫过来,告诉他要定案了!”

悲剧收场

何杰得到消息,很快赶了过来。

陆警官把他和赵琳琳带到了审讯室,并把打印出来的交易记录和搜索记录递到赵琳琳面前:“赵小姐,你认罪吗?”赵琳琳慌张地说:“我就算买了这些东西,也不能证明我杀了人吧?”陆警官叹了口气:“确实不能,但如果奶粉罐上何杰的指纹是你伪造上去的,那就足够证明你就是凶手了。”

赵琳琳低着头不吭声,陆警官叫人拿了两个奶粉罐过来,说:“你们都拿一下奶粉罐,赵小姐,你的手掌跟何杰的手掌并不是一样大的,我们只需要确定指纹之间的间距,那一切就清楚了。”

何杰二话不说,上来就拿了一下奶粉罐,赵琳琳看着奶粉罐,却迟迟不伸手,她抽噎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忍不住号啕大哭。

“赵小姐,你现在能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毒害你的公公吗?”陆警官声音很轻,仿佛他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杀人凶手。

“因为,他生了一个人渣。”赵琳琳指着何杰吼道,“就是这个人渣,我跟他结婚一年不到就出去找女人,现在换了几个情人啦?我以前想,男人玩腻了,总会回来的,可是他一直要跟我离婚,我们是有婚前协议的,离了婚我什么都得不到,我不会让他好过的。”

赵琳琳突然擦干眼泪,说:“陆警官,我要举报,你知道他偷了多少税吗?以前光是我帮他做假账偷的税就不下千万,公司财务室书柜里面有暗格,真正的账本在里面,我的电脑里也有备份……”

“原来你一直都想害我!”何杰冲上来就要打赵琳琳,被小张拦下强按在椅子上。

赵琳琳又哭又笑,对着何杰大吼:“你不是一直都想跟我离婚吗?要不是公公反对,你不是早就甩了我了?我跟你结婚这么多年,就跟守寡一样,就算我不能让你背上杀人罪,你照样别想好过!”

“赵小姐,容我说一句,你公公生前一直都袒护着你,你不该把怨恨发泄到他身上啊,一个中风的老人,每天还要喝毒药,你想想,他这一年究竟有多么痛苦?”陆警官从兜里掏出一封信交给赵琳琳,“这是你公公给你的,他私下立了一份遗嘱,如果他去世了,遗产将会分给你5000万的现金。”

“什么?”赵琳琳惊诧地接过信封,颤抖着打开它。

琳琳,见信好!

此时,我已经不在人世了,不知道你过得会不会更差。我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没把儿子教好,他从小被众人宠爱着长大,几乎染上了所有富二代的缺点。他冷酷自私,永远都只爱着他自己。这些年他随心所欲的性格伤害了很多人,而你是他伤害最深的那一个。我尽力想让你们好好相处,但实在是力不从心,如今我能做的只有给你留下一笔钱,实在不好过,就跟他离了吧,他不值得你守候。你还年轻,你依然可以去找寻真正的幸福!祝雨过天晴,越来越好!

赵琳琳的眼泪一滴一滴地落在信纸上,蕴含着悔恨的泪水氤氲了公公的署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侦探公司,成都调查公司,律师咨询,律师取证,调查取证,成都福尔摩思咨询公司 » 福尔摩思:谁害死了我的父亲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