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皮鞋

神奇的皮鞋摘要:再有三天,就到了南克森最后演出的日子,可老威廉制作一双新皮鞋至少要用五天,很显然是来不及了。

1.鞋店遭抢劫

英国伦敦。利物浦西街17号是老鞋匠威廉的青铜骑士鞋店。青铜骑士鞋店的店面并不大,鞋店里凌乱地堆放着皮革、辅料和各种手工制鞋所需的工具。在机制皮鞋大潮的冲击下,老威廉的手工皮鞋不仅显得样式落伍,在价格上也没什么市场竞争力。

老威廉今年已经70岁了。他在40年前曾有过一个妻子,可是她却在嫁给他的半年后因车祸离世了。老威廉这些年也收过两个徒弟,但他们都因耐不住手工制鞋的清贫与劳累,半途中放弃了。

要不是老朋友南克森阻拦,不幸的老威廉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想退休了。南克森是皇家歌剧院的演员,他和老威廉同岁。南克森总是梦想着能成为皇家歌剧院里的一流演员,但他努力了一辈子,却只能在《奥赛罗》中演个二流角色——一名心怀叵测的大臣。这个角色在整出歌剧中的唱词不到30句,南克森却坚持演了几十年。

《奥赛罗》在皇家歌剧院里一年只演三场,每次演出前的一个月,南克森都会到老威廉这里订制一双崭新的皮鞋。南克森告诉老威廉,他再演一场,就满整一百场戏了。这也将是他演出的最后一场戏,他决定演完就退休。那个在《奥赛罗》剧中演主角的梦,就让它在下辈子实现吧。

老威廉如释重负地说道:“老伙计,我给你做完这最后一双皮鞋,就和你一起退休。咱们也该到夏威夷岛享受海滩的阳光去了!”

这天晚上十点钟,老威廉将南克森订制的最后一双皮鞋做完,他仔细地为皮鞋打上鞋油。可还没等他把皮鞋放到鞋盒里,就听店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一个黑布罩面、手里握着手枪的劫匪闯进了鞋店。

老威廉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哆嗦着嘴唇说道:“柜台上有钱,你都可以拿走!”

那个蒙面劫匪亮晶晶的眸子一转,目光锁定那双崭新的皮鞋。他一把将皮鞋拿到手里:“42码,正合适!”说着便将它装到了鞋盒里。劫匪转身正要离开时,老威廉叫道:“这双鞋是我给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订制的,你不能拿走它!”

蒙面劫匪见老威廉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他赶紧用手枪指着老威廉的鼻子,低吼道:“滚开!”

劫匪手中的手枪又老又旧,很有可能是从废品堆里捡来的垃圾货。老威廉正犹豫着是否要冲上去,他的店门又一次打开了,身穿风衣的南克森迈步走了进来。

南克森身高体壮,可他看到持枪的匪徒,也愣在了门口。老威廉一见南克森,不由得胆量陡增,他大喝一声:“抢下他手里的皮鞋!”

两个老人对着劫匪直冲了过去,劫匪在慌乱中扣下了扳机,南克森大腿中枪,倒在了地上。趁着老威廉去救南克森的时候,蒙面劫匪抱着鞋盒子冲出了青铜骑士鞋店。

深夜行凶的枪声引来了巡逻警察,伴随着尖利的警笛声,几名警察追着蒙面劫匪,直向伦敦河的方向跑去。

劫匪的手枪虽然破旧,威力却不小,尽管子弹被南克森装在裤兜里的酒壶挡了一下,可子弹打在酒壶上的巨大力道还是震伤了他的大腿骨头和肌肉。看南克森走路一瘸一跛的样子,他最后一场的告别演出恐怕是要泡汤了。

追捕蒙面劫匪的警察一直忙到了深夜,最后却空手而归,原因是那个劫匪抱着鞋盒跳进了伦敦河,潜水逃走了。

老威廉想把南克森送到医院,可是南克森却说自己没事,坚决不肯去。老威廉没有办法,只得将南克森扶到自己的床上,然后找了几样消炎镇痛药,合着烈酒让他服下去。

凌晨的时候,南克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他望着老威廉说:“老伙计,你还能再给我做一双新皮鞋吗?”

再有三天,就到了南克森最后演出的日子,可老威廉制作一双新皮鞋至少要用五天,很显然是来不及了。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下了地,他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遗憾:“最后一场演出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看样子,我只能穿着旧皮鞋上场了。”

老威廉扶着南克森出门。他本想到街口给自己这个不得志的老友找一辆出租车,可就在这时,迎面踉跄着走来一个拎着酒瓶子的流浪汉。老威廉的目光突然黏在流浪汉的身上无法转移。原来,这个流浪汉的左脚上穿着一只破旧的耐克鞋,右脚上穿的那只竟是老威廉给南克森定做的新皮鞋!

老威廉朝街头执勤的警察高声疾呼道:“抓住他!这个流浪汉就是昨晚的劫匪……”

2.找寻独腿人

两名警察冲上来,将宿醉未醒的流浪汉按倒在了马路边。流浪汉受了惊吓,他大声呼喊着,大嗓门震得老威廉和南克森的耳朵嗡嗡直响。

这个流浪汉名叫杰瑞,他在警察的盘问下吐露实情:“我不是什么劫匪。这只皮鞋是我昨天晚上在伦敦河岸边捡来的!”

怕警察不信,杰瑞领着四人来到了伦敦河岸边,果然,老威廉用来装鞋的鞋盒正孤零零被遗弃在河岸上。杰瑞将那只惹祸的皮鞋从脚上脱下来,狠狠摔到了地上。

在确认了杰瑞不是劫匪后,警察便将他打发走。杰瑞自认倒霉,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此时,站在一旁的南克森听着杰瑞高亢的声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问道:“杰瑞,你对唱歌剧感兴趣吗?”

杰瑞头也不回地往前疾走:“老子只对啤酒和面包感兴趣!”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费力追了上去:“只要你肯跟我学唱歌剧,你这一辈子就有吃不完的面包,喝不完的啤酒!”

老威廉顾不得南克森奇怪的举止,而是从地上捡起那只皮鞋,然后又看着那只空鞋盒子。蒙面劫匪闯进了他的青铜骑士鞋店,不为钱财,而是只抢了一双皮鞋,很显然,这双皮鞋对他一定有很大的作用。劫匪抱着鞋盒一路逃到了伦敦河岸边潜水逃命,却丢弃了鞋盒和右脚那只鞋,他只要左脚的鞋有什么用呢?

突然间,老威廉灵光一闪,他赶紧抱着鞋盒来到附近的警察局。他向警察询问附近街区是否有独腿人,可那个接待他的警察并不能给出回答。

出了警察局后,老威廉独自一人来到附近的街区,逢人便问关于独腿人的事,也有好心人告诉了他几个独腿人的住址,可这些独腿人要么断的是左腿,要么就是鞋码不对。老威廉一直找到中午,仍没有半分收获。正当饥肠辘辘的他坐在街边长椅上准备吃三明治时,一个长发披肩的青年怀里抱着食品袋,从他面前急匆匆地走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无意中交错了一下,老威廉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得这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就是他!昨天晚上抢劫他鞋店的就是这个长发披肩的青年!

老威廉的精神立刻紧绷起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远远地跟在这个青年身后。两个人走过七八个街道,最后来到了一幢破败的公寓楼前。

青年径直走进了公寓楼。老威廉见状,急忙去问看门人。那个看门人告诉他,青年名叫维斯,他有个弟弟叫道尔金,在十几岁的时候出了车祸,没了一条右腿。

道尔金就是他要找的那个独腿人!

公寓楼阴暗的走廊里,一股刺鼻的霉味直钻进鼻子。老威廉来到了三楼维斯兄弟的住处,他透过门上豁开的缝隙,清楚地看到维斯站在一张破烂的木床边,正给一个光头的青年喂食物。

光头青年面黄肌瘦,好像病入膏肓的样子,他吃了几口就把碗推开,虚弱地问道:“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吗?”

维斯开始收拾餐具,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你只是贫血,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过了这个秋天,相信你就会和过去一样生龙活虎了!”说罢,他背过身,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老威廉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抬手在门上敲了几下。维斯在屋里答应了一声,随后便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他没有认出老威廉,却认出了老威廉手里的鞋盒,他惊诧地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老威廉一扬手里的鞋盒,说道:“我给道尔金先生送皮鞋来了。”

3.一起感谢生活

道尔金得的是血癌,由于家境贫困一直拖着无法治疗,只能任由生命凋零。如今,他已时日无多。

老威廉一扬手中的鞋盒:“你哥哥昨天走得太急,只给你拿回来了一只鞋,我今天把另一只鞋也给你送过来了!”

道尔金接过老威廉递给他的鞋盒子,用手摸着闪闪发亮的新皮鞋,眼睛里忽然起了一层雾水:“只可惜,这只右脚的鞋……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老威廉忍住鼻头的酸意,在床边拿起那只被维斯抢来的左脚鞋,说道:“我给你试试这只鞋,看看合不合脚。”

道尔金的左下肢有些浮肿,42码鞋显得有些挤脚。老威廉无奈地将这双皮鞋又装回到鞋盒里,然后站起身来向维斯保证:“维斯先生,请你放心。三天之内,我一定让你弟弟穿上合适的皮鞋。”

维斯一直将老威廉送到楼下,当两人来到无人的街角时,维斯突然泪流满面。他一把拉住了老威廉的胳膊,央求道:“昨晚那位先生是不是被我一枪打伤了?求求您,晚几天再报案吧!道尔金撑不了几天了,等他走后,我自己会去警察局投案自首的!”

“维斯先生,你昨天去我鞋店就是订做了这双皮鞋呀。”老威廉又一次承诺道:“我说过的,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让道尔金穿上合适的皮鞋。只要穿上了老威廉的皮鞋,相信他去天堂的路,一定会走得更轻快些。”

老威廉回到鞋店的时候,南克森正领着一个身穿燕尾服、头戴礼帽的帅小伙子等着他呢。南克森一见老威廉便高兴地叫道:“老伙计,杰瑞终于肯答应和我学唱歌剧了!”

不是南克森介绍,老威廉真的没法将眼前这个帅气的杰瑞和早晨那个龌龊的流浪汉联系到一起。老威廉拿回的皮鞋,杰瑞穿起来,非常合脚。

这个杰瑞嗓音优异,又极具天赋,南克森想让他临阵磨枪,顶替自己在《奥赛罗》中演出那个角色。

三天后,杰瑞在皇家歌剧院的舞台上亮了一嗓子,他那令人震撼的嗓音立刻征服了剧院内所有的观众。随着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未来歌剧的新星——杰瑞便开始崭露头角了。皇家歌剧院院长也很看好杰瑞这个上佳的苗子,他准备聘请全英国最好的声乐教授来当杰瑞的老师。如果不出意外,几年后,杰瑞一定能成为皇家歌剧院的台柱子。

老威廉则用三天的时间为道尔金制作了一只左脚的皮鞋。当道尔金穿上这只合脚的皮鞋后,他怀里抱着十字架,安然离开了人世。

最后,老威廉出钱为道尔金办了一个简单却庄重的葬礼。葬礼结束后,维斯跪倒在老威廉的面前,无比虔诚地说道:“威廉先生,我发誓,我会报答您,一直到您老去!”

老威廉摸着维斯的头顶,说道:“好孩子,你以后就搬到我的鞋店里住吧……手工制鞋虽然很辛苦,但却能给人们带来幸福。我想将这门手艺传给你。”

维斯的一双手真的很巧,经过老威廉半年的调教,他的制鞋手艺竟有赶超老威廉的趋势。杰瑞第一次登台出演奥赛罗一角,穿的就是维斯精工细作的皮鞋。

杰瑞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赢得了歌剧王子的头衔。南克森为了帮杰瑞庆祝,就在老威廉的鞋店里给他办了一个酒会。酒会上,微醺的南克森对着老威廉一个劲地夸耀自己这个徒弟收得好,说杰瑞不仅继承了自己的演唱风格,还完成了自己想当主角的夙愿。老威廉端着酒杯,颇有些不服气地将一摞订单拍到桌子上,骄傲地说道:“杰瑞有什么牛气的!如果不是穿了维斯制作的皮鞋,他怎么能当歌剧王子?伦敦市的副市长都找维斯订购皮鞋来了,未来伦敦的皮鞋制作大师,一定非维斯莫属!”

两个老伙计一个劲地吹牛,都互相不服气对方。杰瑞和维斯却躲在一边,时而举杯,时而喃喃私语。

老威廉最后见说不过南克森,便岔开话题,指着因不胜酒力而脸红的维斯,神秘地说:“你瞧瞧维斯和我们有什么不同?”

南克森眯起眼睛仔细一瞧维斯,他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宽大的脑门,这个维斯哪里是个小伙子?她是个货真价实的漂亮姑娘啊!

道尔金身患血癌,生活的重担就都落在了维斯的身上。维斯为了给弟弟治病,便女扮男装,四处打工,甚至铤而走险当劫匪……老威廉早就发现了维斯的秘密,只不过他当时没说破而已。

看着这对年轻人亲昵地依偎在一起的样子,没准他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浪漫的事情呢。

南克森冲着老威廉连竖大拇指,他这一次真的服气了。为了表示认输,他将一瓶烈性的朗姆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趴倒在桌子上,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着:“这双皮鞋,真的是神奇,真的是太神奇了!”  摘要:再有三天,就到了南克森最后演出的日子,可老威廉制作一双新皮鞋至少要用五天,很显然是来不及了。

1.鞋店遭抢劫

英国伦敦。利物浦西街17号是老鞋匠威廉的青铜骑士鞋店。青铜骑士鞋店的店面并不大,鞋店里凌乱地堆放着皮革、辅料和各种手工制鞋所需的工具。在机制皮鞋大潮的冲击下,老威廉的手工皮鞋不仅显得样式落伍,在价格上也没什么市场竞争力。

老威廉今年已经70岁了。他在40年前曾有过一个妻子,可是她却在嫁给他的半年后因车祸离世了。老威廉这些年也收过两个徒弟,但他们都因耐不住手工制鞋的清贫与劳累,半途中放弃了。

要不是老朋友南克森阻拦,不幸的老威廉其实早在几年前就想退休了。南克森是皇家歌剧院的演员,他和老威廉同岁。南克森总是梦想着能成为皇家歌剧院里的一流演员,但他努力了一辈子,却只能在《奥赛罗》中演个二流角色——一名心怀叵测的大臣。这个角色在整出歌剧中的唱词不到30句,南克森却坚持演了几十年。

《奥赛罗》在皇家歌剧院里一年只演三场,每次演出前的一个月,南克森都会到老威廉这里订制一双崭新的皮鞋。南克森告诉老威廉,他再演一场,就满整一百场戏了。这也将是他演出的最后一场戏,他决定演完就退休。那个在《奥赛罗》剧中演主角的梦,就让它在下辈子实现吧。

老威廉如释重负地说道:“老伙计,我给你做完这最后一双皮鞋,就和你一起退休。咱们也该到夏威夷岛享受海滩的阳光去了!”

这天晚上十点钟,老威廉将南克森订制的最后一双皮鞋做完,他仔细地为皮鞋打上鞋油。可还没等他把皮鞋放到鞋盒里,就听店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一个黑布罩面、手里握着手枪的劫匪闯进了鞋店。

老威廉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哆嗦着嘴唇说道:“柜台上有钱,你都可以拿走!”

那个蒙面劫匪亮晶晶的眸子一转,目光锁定那双崭新的皮鞋。他一把将皮鞋拿到手里:“42码,正合适!”说着便将它装到了鞋盒里。劫匪转身正要离开时,老威廉叫道:“这双鞋是我给一个非常重要的客人订制的,你不能拿走它!”

蒙面劫匪见老威廉一副要扑上来的样子,他赶紧用手枪指着老威廉的鼻子,低吼道:“滚开!”

劫匪手中的手枪又老又旧,很有可能是从废品堆里捡来的垃圾货。老威廉正犹豫着是否要冲上去,他的店门又一次打开了,身穿风衣的南克森迈步走了进来。

南克森身高体壮,可他看到持枪的匪徒,也愣在了门口。老威廉一见南克森,不由得胆量陡增,他大喝一声:“抢下他手里的皮鞋!”

两个老人对着劫匪直冲了过去,劫匪在慌乱中扣下了扳机,南克森大腿中枪,倒在了地上。趁着老威廉去救南克森的时候,蒙面劫匪抱着鞋盒子冲出了青铜骑士鞋店。

深夜行凶的枪声引来了巡逻警察,伴随着尖利的警笛声,几名警察追着蒙面劫匪,直向伦敦河的方向跑去。

劫匪的手枪虽然破旧,威力却不小,尽管子弹被南克森装在裤兜里的酒壶挡了一下,可子弹打在酒壶上的巨大力道还是震伤了他的大腿骨头和肌肉。看南克森走路一瘸一跛的样子,他最后一场的告别演出恐怕是要泡汤了。

追捕蒙面劫匪的警察一直忙到了深夜,最后却空手而归,原因是那个劫匪抱着鞋盒跳进了伦敦河,潜水逃走了。

老威廉想把南克森送到医院,可是南克森却说自己没事,坚决不肯去。老威廉没有办法,只得将南克森扶到自己的床上,然后找了几样消炎镇痛药,合着烈酒让他服下去。

凌晨的时候,南克森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他望着老威廉说:“老伙计,你还能再给我做一双新皮鞋吗?”

再有三天,就到了南克森最后演出的日子,可老威廉制作一双新皮鞋至少要用五天,很显然是来不及了。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下了地,他的声音中透着无尽的遗憾:“最后一场演出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看样子,我只能穿着旧皮鞋上场了。”

老威廉扶着南克森出门。他本想到街口给自己这个不得志的老友找一辆出租车,可就在这时,迎面踉跄着走来一个拎着酒瓶子的流浪汉。老威廉的目光突然黏在流浪汉的身上无法转移。原来,这个流浪汉的左脚上穿着一只破旧的耐克鞋,右脚上穿的那只竟是老威廉给南克森定做的新皮鞋!

老威廉朝街头执勤的警察高声疾呼道:“抓住他!这个流浪汉就是昨晚的劫匪……”

2.找寻独腿人

两名警察冲上来,将宿醉未醒的流浪汉按倒在了马路边。流浪汉受了惊吓,他大声呼喊着,大嗓门震得老威廉和南克森的耳朵嗡嗡直响。

这个流浪汉名叫杰瑞,他在警察的盘问下吐露实情:“我不是什么劫匪。这只皮鞋是我昨天晚上在伦敦河岸边捡来的!”

怕警察不信,杰瑞领着四人来到了伦敦河岸边,果然,老威廉用来装鞋的鞋盒正孤零零被遗弃在河岸上。杰瑞将那只惹祸的皮鞋从脚上脱下来,狠狠摔到了地上。

在确认了杰瑞不是劫匪后,警察便将他打发走。杰瑞自认倒霉,骂骂咧咧地转身离开。此时,站在一旁的南克森听着杰瑞高亢的声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问道:“杰瑞,你对唱歌剧感兴趣吗?”

杰瑞头也不回地往前疾走:“老子只对啤酒和面包感兴趣!”

南克森瘸着一条腿费力追了上去:“只要你肯跟我学唱歌剧,你这一辈子就有吃不完的面包,喝不完的啤酒!”

老威廉顾不得南克森奇怪的举止,而是从地上捡起那只皮鞋,然后又看着那只空鞋盒子。蒙面劫匪闯进了他的青铜骑士鞋店,不为钱财,而是只抢了一双皮鞋,很显然,这双皮鞋对他一定有很大的作用。劫匪抱着鞋盒一路逃到了伦敦河岸边潜水逃命,却丢弃了鞋盒和右脚那只鞋,他只要左脚的鞋有什么用呢?

突然间,老威廉灵光一闪,他赶紧抱着鞋盒来到附近的警察局。他向警察询问附近街区是否有独腿人,可那个接待他的警察并不能给出回答。

出了警察局后,老威廉独自一人来到附近的街区,逢人便问关于独腿人的事,也有好心人告诉了他几个独腿人的住址,可这些独腿人要么断的是左腿,要么就是鞋码不对。老威廉一直找到中午,仍没有半分收获。正当饥肠辘辘的他坐在街边长椅上准备吃三明治时,一个长发披肩的青年怀里抱着食品袋,从他面前急匆匆地走了过去。

两人的视线无意中交错了一下,老威廉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得这双格外明亮的眼睛!就是他!昨天晚上抢劫他鞋店的就是这个长发披肩的青年!

老威廉的精神立刻紧绷起来,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远远地跟在这个青年身后。两个人走过七八个街道,最后来到了一幢破败的公寓楼前。

青年径直走进了公寓楼。老威廉见状,急忙去问看门人。那个看门人告诉他,青年名叫维斯,他有个弟弟叫道尔金,在十几岁的时候出了车祸,没了一条右腿。

道尔金就是他要找的那个独腿人!

公寓楼阴暗的走廊里,一股刺鼻的霉味直钻进鼻子。老威廉来到了三楼维斯兄弟的住处,他透过门上豁开的缝隙,清楚地看到维斯站在一张破烂的木床边,正给一个光头的青年喂食物。

光头青年面黄肌瘦,好像病入膏肓的样子,他吃了几口就把碗推开,虚弱地问道:“我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吗?”

维斯开始收拾餐具,他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你只是贫血,又不是什么不治之症。过了这个秋天,相信你就会和过去一样生龙活虎了!”说罢,他背过身,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花。

老威廉再也看不下去了,他抬手在门上敲了几下。维斯在屋里答应了一声,随后便将门打开了一条缝。他没有认出老威廉,却认出了老威廉手里的鞋盒,他惊诧地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老威廉一扬手里的鞋盒,说道:“我给道尔金先生送皮鞋来了。”

3.一起感谢生活

道尔金得的是血癌,由于家境贫困一直拖着无法治疗,只能任由生命凋零。如今,他已时日无多。

老威廉一扬手中的鞋盒:“你哥哥昨天走得太急,只给你拿回来了一只鞋,我今天把另一只鞋也给你送过来了!”

道尔金接过老威廉递给他的鞋盒子,用手摸着闪闪发亮的新皮鞋,眼睛里忽然起了一层雾水:“只可惜,这只右脚的鞋……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老威廉忍住鼻头的酸意,在床边拿起那只被维斯抢来的左脚鞋,说道:“我给你试试这只鞋,看看合不合脚。”

道尔金的左下肢有些浮肿,42码鞋显得有些挤脚。老威廉无奈地将这双皮鞋又装回到鞋盒里,然后站起身来向维斯保证:“维斯先生,请你放心。三天之内,我一定让你弟弟穿上合适的皮鞋。”

维斯一直将老威廉送到楼下,当两人来到无人的街角时,维斯突然泪流满面。他一把拉住了老威廉的胳膊,央求道:“昨晚那位先生是不是被我一枪打伤了?求求您,晚几天再报案吧!道尔金撑不了几天了,等他走后,我自己会去警察局投案自首的!”

“维斯先生,你昨天去我鞋店就是订做了这双皮鞋呀。”老威廉又一次承诺道:“我说过的,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让道尔金穿上合适的皮鞋。只要穿上了老威廉的皮鞋,相信他去天堂的路,一定会走得更轻快些。”

老威廉回到鞋店的时候,南克森正领着一个身穿燕尾服、头戴礼帽的帅小伙子等着他呢。南克森一见老威廉便高兴地叫道:“老伙计,杰瑞终于肯答应和我学唱歌剧了!”

不是南克森介绍,老威廉真的没法将眼前这个帅气的杰瑞和早晨那个龌龊的流浪汉联系到一起。老威廉拿回的皮鞋,杰瑞穿起来,非常合脚。

这个杰瑞嗓音优异,又极具天赋,南克森想让他临阵磨枪,顶替自己在《奥赛罗》中演出那个角色。

三天后,杰瑞在皇家歌剧院的舞台上亮了一嗓子,他那令人震撼的嗓音立刻征服了剧院内所有的观众。随着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未来歌剧的新星——杰瑞便开始崭露头角了。皇家歌剧院院长也很看好杰瑞这个上佳的苗子,他准备聘请全英国最好的声乐教授来当杰瑞的老师。如果不出意外,几年后,杰瑞一定能成为皇家歌剧院的台柱子。

老威廉则用三天的时间为道尔金制作了一只左脚的皮鞋。当道尔金穿上这只合脚的皮鞋后,他怀里抱着十字架,安然离开了人世。

最后,老威廉出钱为道尔金办了一个简单却庄重的葬礼。葬礼结束后,维斯跪倒在老威廉的面前,无比虔诚地说道:“威廉先生,我发誓,我会报答您,一直到您老去!”

老威廉摸着维斯的头顶,说道:“好孩子,你以后就搬到我的鞋店里住吧……手工制鞋虽然很辛苦,但却能给人们带来幸福。我想将这门手艺传给你。”

维斯的一双手真的很巧,经过老威廉半年的调教,他的制鞋手艺竟有赶超老威廉的趋势。杰瑞第一次登台出演奥赛罗一角,穿的就是维斯精工细作的皮鞋。

杰瑞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终于赢得了歌剧王子的头衔。南克森为了帮杰瑞庆祝,就在老威廉的鞋店里给他办了一个酒会。酒会上,微醺的南克森对着老威廉一个劲地夸耀自己这个徒弟收得好,说杰瑞不仅继承了自己的演唱风格,还完成了自己想当主角的夙愿。老威廉端着酒杯,颇有些不服气地将一摞订单拍到桌子上,骄傲地说道:“杰瑞有什么牛气的!如果不是穿了维斯制作的皮鞋,他怎么能当歌剧王子?伦敦市的副市长都找维斯订购皮鞋来了,未来伦敦的皮鞋制作大师,一定非维斯莫属!”

两个老伙计一个劲地吹牛,都互相不服气对方。杰瑞和维斯却躲在一边,时而举杯,时而喃喃私语。

老威廉最后见说不过南克森,便岔开话题,指着因不胜酒力而脸红的维斯,神秘地说:“你瞧瞧维斯和我们有什么不同?”

南克森眯起眼睛仔细一瞧维斯,他恍然大悟地拍了拍自己宽大的脑门,这个维斯哪里是个小伙子?她是个货真价实的漂亮姑娘啊!

道尔金身患血癌,生活的重担就都落在了维斯的身上。维斯为了给弟弟治病,便女扮男装,四处打工,甚至铤而走险当劫匪……老威廉早就发现了维斯的秘密,只不过他当时没说破而已。

看着这对年轻人亲昵地依偎在一起的样子,没准他们之间将会发生什么浪漫的事情呢。

南克森冲着老威廉连竖大拇指,他这一次真的服气了。为了表示认输,他将一瓶烈性的朗姆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趴倒在桌子上,嘴里含混不清地嘟囔着:“这双皮鞋,真的是神奇,真的是太神奇了!”

以上 神奇皮鞋 侦探故事来自成都福尔摩思(www.fuermosi.cn)

原文地址:http://www.fuermosi.cn/神奇的皮鞋/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侦探公司,成都调查公司,律师咨询,律师取证,调查取证,成都福尔摩思咨询公司 » 神奇的皮鞋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