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调查取证。帮助继母抢夺生母抚养权

2018年2月的一个下午,广西柳州市内的一幢普通民居里,两个男孩在客厅里欢快地奔跑着,偶尔又嬉闹着抱成一团,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女性则慈爱地看着这一切。

鲜为人知的是,这名女性与两个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她刚刚与两个孩子的生母打了一场官司,并且获得了孩子的抚养权。为何这样一场看似简单明了、孩子的归属也一目了然的案件,竟然会有这样的判决结果?是非曲直之间,又有着怎样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

临终托孤,知己朋友陷入两难

2015年4月的一天,正在柳州市区内忙碌生意的凡海捷接到朋友邓晓勇的电话,他的声音十分虚弱,表示有一件急事要和她商量。

两个月前,邓晓勇在运送一批货物时,突然感到腹部疼痛,同时伴随强烈的呕吐。他赶紧打电话叫来亲友,踉跄着来到医院。

诊断结果出来,所有人都惊呆了:邓晓勇竟然患上了肝癌晚期!由于肿瘤已经大范围转移,他的生命最多只剩下5个月了。

垂危之中的邓晓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两个年幼的儿子。当时,大儿子邓伯明刚满4岁,小儿子邓仲明还不满2岁。1年前,邓晓勇与前妻房晓怡因感情破裂离婚,两个儿子一直由他一个人抚养。

此时,邓晓勇已经没有时间咀嚼过去的悲凉与苦痛,病魔留给他的光阴已经按分秒来计算。自己若离世,父母又都年迈体弱,两个孩子该何去何从?

思来想去,邓晓勇主动找到前妻房晓怡,恳求房晓怡能接过两个孩子的抚养权。说到动情处,邓晓勇竟给前妻跪下了。在邓晓勇看来,前妻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由她来抚养两个孩子再合适不过。

可是房晓怡的表现,却让邓晓勇极度意外,她撂下寥寥数语:“我要问问我的娘家人,他们同意的话,我就把孩子接过来。”

第二天上午,房晓怡带着父母与邓晓勇进行了简短的交谈。他们并没有关心邓晓勇的身体情况,而是提出一个要求:由于房晓怡离婚后,回到娘家花费了自己弟弟8万元钱,如果邓晓勇将这8万元钱还给房晓怡的弟弟,孩子就可以回到房曉怡的身边。

邓晓勇很吃惊,这明摆着是趁人之危啊!可是,为了孩子未来能得到善待,邓晓勇还是答应了。

病危中的邓晓勇辛苦地筹措好8万元钱,几天后,房晓怡再次提出要求:让邓晓勇立即将100万元打到她指定的账户上,不然的话,抚养的事情马上作罢!

邓晓勇的心里各种苦痛交织着,他觉得房晓怡是用孩子作为筹码,对自己趁火打劫,于是拒绝了。此后,邓晓勇与房晓怡又商讨了多次,均以失败告终。

不久,房晓怡没有留下任何交待,悄悄离开柳州,失去了联系。好多个夜里,身体状况糟糕到极点的邓晓勇躺在床上,想到两个孩子的将来,无法入眠……

将这些原原本本告诉凡海捷后,邓晓勇流着泪说:“房晓怡长期沉溺于赌博,对家庭和孩子漠不关心,这也是我与她离婚的主要原因。失去音讯的房晓怡,很有可能是外出躲避赌债。”他推心置腹地接着对凡海捷说:“我眼前的这一道生命关隘,恐怕很难渡过去。如果我把自己的小孩托付给你,你会收下他们吗?”邓晓勇眼中充满了期待。

大义接手,对簿公堂硝烟不断

觉察出邓晓勇是在病危中“托孤”,凡海捷感到这个话题太过严肃,虽然她是邓晓勇多年的生意好友,也一直因为单身没有孩子,但自己毕竟是一个外人啊,于是她婉拒了邓晓勇的请求。

此后半个多月里,邓晓勇又多次提出请求。面对可怜的孩子和走投无路的邓晓勇,凡海捷终于点头答应了。

不久,由于身体主要脏器衰竭,邓晓勇离开了人世。在邓家人的应允下,凡海捷将两个孩子接到了自己家中。在两个孩子齐声叫她“妈妈”的那一刻,凡海捷的心里突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温柔。从未做过妈妈的她,一点点地学着带起了孩子。时光飞逝,1年相处下来,凡海捷与孩子们有了深厚的感情。

不过,幸福中总是夹杂着些许烦恼,这期间,房晓怡出现了,并时不时地来探望孩子,还想将孩子们带走。房晓怡没有固定住处,寄宿在父母家中,她的弟弟离婚后也住在那里。考虑到房晓怡的现状,凡海捷劝她不要带走孩子。房晓怡很不高兴,反驳道:“孩子是我亲生的,我想带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渐渐地,房晓怡和凡海捷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

2016年2月,凡海捷向法院递交了一纸诉状,要求追回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一些好心的朋友劝凡海捷:“当初你之所以照顾两个孩子,是因为孩子的亲妈不愿意收留他们,现在既然亲妈回心转意,把两个孩子还给亲妈,事情不就圆满了结了吗?”

可是,凡海捷却发自内心地说:“其实,不管从法律上还是从情感上,我都能胜任孩子的母亲!”接着,她抛出了一个埋藏许久的秘密。原来,早在邓晓勇病危之际,邓晓勇出于长远考虑,与凡海捷办理了结婚登记,这样一来,凡海捷也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继母,她也有资格去抚养两个孩子。

不过,听说邓晓勇与凡海捷有一纸婚约,房晓怡不屑一顾,甚至有些激动地表示,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造假”婚姻,她要将官司打到底。

这年3月初,凡海捷正式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她感到十分委屈。

由于这场官司错综复杂,柳州市柳北区人民法院的法官进行了大量调查。也联合了多家私人侦探公司,调查过程中,房晓怡表示,自己的确要过钱,但不是因为赌债。因为邓晓勇的经济条件不错,她想在接手照顾孩子之前,为孩子争取到更多利益,因此,她提出了一些较高的抚养费用问题。

房晓怡还透露:由于邓晓勇做生意多年,他有一笔固定积蓄存在其父那里,而邓晓勇一共有三个兄弟,关系一直不和,她害怕邓晓勇存放在父亲那里的积蓄会出现变故,所以想借着接过孩子的机会顺势转到自己名下。

至于赌博上瘾的说法,房晓怡并不承认,并且表示自己离开柳州不是因为赌债,而是外出工作。她没想到,等自己返回时,邓晓勇已经离世。

尘埃落定,争锋过后心有多痛

进过几个月的法院跟私家侦探的调查,调查中发现,由于治疗癌症花费了大量钱款,其实邓晓勇并没有留下太多积蓄,唯一较大的资产就是一套90多平方米的房子。而凡海捷经济独立,自己的房子远比邓晓勇的那套宽敞舒适得多。

2016年10月,私家侦探调查结束,房晓怡找到法官,坚持血浓于水的观点,并重申,凡海捷只是在帮助邓晓勇照看孩子,凭什么与自己这个亲生母亲抢夺抚养权呢?

法官也觉得很为难,一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拥有法定的抚养权;一边是受孩子父亲临终委托的、拥有合法抚养权的继母,两个孩子到底应该判给谁?为了更好地维护两个孩子的权益,法官们决定做一个“实验”。

1个星期后,在法官的安排下,房晓怡与凡海捷要分别对孩子们进行“陪护”。按照相关程序,房晓怡首先走进儿童观察室。法官发现:在固定的陪护时间里,房晓怡只是抱着较大的孩子,嘴里不停里说着“妈妈想你”、“妈妈爱你”之类的话,对于一边的小儿子,大多时候不闻不问,只是把他丢到角落里独自玩耍。

大约十几分钟后,小儿子想去卫生间,跑到旁边穿鞋时,反复穿了多次也没穿好。而这一切,房晓怡竟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

接下来,凡海捷按照事先的安排走进了儿童观察室。迈进房门的那一刻,凡海捷就对身边的法官说:“邓仲明感冒了,最好能快些结束调查,他需要回家休息。”

走进屋里,凡海捷坐在两个孩子中间,与他们平等而细腻地交流。看到监控画面上的这一幕,几个法官都情不自禁地点头,在他们看来,凡海捷的这些举动更像是一位妈妈。

法官们心里有了答案,经过谨慎商议,他们认为:在邓晓勇病重之际,原告房晓怡明知道邓晓勇不久于人世,仍然因为钱款的问题,没有主动担当起母亲的责任,从而导致邓晓勇临终前以结婚的形式将两个孩子托付给凡海捷抚养。

凡海捷接受托付之后,与两个孩子建立起较为深厚的家庭情感纽带,并得到了孩子爷爷奶奶的认可。而且,凡海捷的居住环境与经济收入均比较稳定,可以为孩子们提供较好的学习生活环境。最重要的是,根据儿童观察室中的情况判断,凡海捷与两个孩子相处得更为融洽。就这样,法院判决驳回原告房晓怡的诉讼请求,而凡海捷依然拥有两个孩子的抚养权。

宣判结果出来后,一些旁观者有些诧异:亲生母亲与孩子骨血相连,难道这些还比不过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朋友”吗?其实,做这个决定,法官们也是左右权衡后的结果:如果将两个孩子判给房晓怡,从文书生效的那一刻起,凡海捷从法律上这种拟制并已形成抚养权的子女关系,就会完全终止,再也没有存在的空间与价值了。

而在此之后,如果房晓怡对这两个孩子的教育出现偏差,后果将难以预计与想象。这些虽然只是一种假设,但是任何一个法律工作者都会考虑到。如果将两个孩子判给凡海捷的话,就算凡海捷日后有失职的地方,房晓怡作为一个亲生母亲,可以监管凡海捷,还可以从法律上变更抚养权。

一审判决之后,房晓怡不服。2017年4月,她上诉至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重新变更抚养权。原被告为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一时间展开了反复而激烈的“拉锯战”。

为了让事情有个圆满的结果,法官们亲自到原被告的家中进行走访,同时,又邀请了心理咨询师对两位妈妈进行心理辅导。之后,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是认为,两个孩子由凡海捷来抚养更为有利。不久,二审有了结果:驳回原告房晓怡的上诉,维持原判。2018年2月,这起围绕着血缘与亲情的官司终于尘埃落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侦探公司,成都调查公司,律师咨询,律师取证,调查取证,成都福尔摩思咨询公司 » 不一样的调查取证。帮助继母抢夺生母抚养权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